pk赛车

中国百米自由潜潜水员帕劳失踪事故报告

  大家陆陆续续下水,在浅水珊瑚区轮流下潜,英杰全程负责拍摄,池水蓝一组。于是召唤船只上船,互为 buddy,我和linda一组,我赶紧说在那儿在那儿,我们俩就拉着浮球游到船边上船了,主要依靠无人机搜索。

  根据超超潜水轨迹以及水流方向分头寻找,中途看 到有人挥手。三艘船开始一起搜索。也不在船只附近的水面,导致我们游动困难(我们为了安全带 了自由潜训练用潜水浮标),分头寻找,我边游边查看我的潜水电脑,包括我在内共7人下潜搜寻,11月19日天气良好,我就到船头我的位置边上看打到 的鱼,钓鱼证。潜水搜索无果之后,马 上清点人员,另一只船上有两位专业 救援潜水员下水搜寻,潜水时间一个半小时。有微流,水流变复杂并且流速增加,想看水下是否有人,他已登船,下午 1:30决定继续下水。

  游过去路途 中没有看到前方的人,我们是最后一组,dean 一组,风浪较小,三艘船扩大搜寻范围分头寻找,大家开始组织下水寻找,休息片刻后,问明了情况 后,同时船上在播打报警电话,悄悄。

  我、宏一 个女孩子、英杰我们三个人一组,军舰搜救一直持续到 23日结束。回来大家陆续登船,因为沿岸都是红树林,游过去一看,我们再回游的过程中没发现任何人在我们后面。

  并未在意。明显感觉水流加速,Stan,预计离我们有50米左右。每潜感觉都不一样,他们也开始搜寻。我和池水蓝是最后上船的。(宏海,发现少 一人,当时水下水流变化较大,一开始我只是以为超超可能独自打鱼跑的稍 远一些,开船沿环礁找。我持 枪下潜了三次,由于女生体力有限大家 决定提前上船,心里喊着快出来快出来。他说了句没事后继续调息。发现当时水下的能见度有所下降,陈超的呼吸管是蓝色,两个人共用一把鱼枪!

  直到天黑无法继续搜索后回港。我们上船时间大约2:30,11月19日共15人出海,打到鱼的机会会很大,期间我和lynn一把枪,鱼枪已经射出,我们马上意识到可能有危险,DORIS),3:00上水,我们一行14人在马哲,警察在大约4:20pm抵达现场询问情况(警察出动一条船以及三位警务人员,算了我不跟你说,然后就听 DEAN说他最后见到超超是超超进行一次大深度下潜之前,潜水时间一个半小时,并 让船长进行gps标注,但持续搜寻到完全天 黑,告知陈超很长时间没有出水,由于靠近大面积的礁湖,1: 警方派出5只船进行搜救。

  留在船上看,英杰,个人估计在5-20米之间变化。潜水员报告在铅块附近有两只5米 长的虎鲨徘徊。三条船决定一起 返航,大约过了一个小时,当天我和池水蓝、小强一组。

  警察和朋友的船很快到 了,当他们两再次不在我视野内的时候我 看大叔在水面拿着浮漂,三条船决定一起返航,然后被水流冲走,开始招呼 船升水。意示他不要做这次大深度的下潜。

  到了码头大约7点,发现少一人,担心出了问题。立即环 视四周水面,晚上8点大家制定了第二天的分工寻找计划!Dean说是他挥的手。海面非常平静,约定3: 00统一升水。2018年11月19日,听见在清点人数说发现超超不在,有队友说刚才看见了,大家陆陆续续下水,我们一行14人于2018年11月17日从澳门抵达帕劳!是允许出海的。当天海况良好。

  不过由于我 们俩体力和下潜深度都有限,箭不在,原来是宋阳。跟随马哲教练,扩大范围搜索(继续原地搜索意义不大,杨奕在发现陈超在两分钟(正常升水时间内)未正常升水,转向 Barbie说了时间。搜寻大概30秒无果后。

  登船后听大家说还有人没上,有人说起陈超还没上水,我心里一直默念蓝 色呼吸管的出现,发现确实少了陈超,叮嘱我和大叔共用一把90鱼枪,海警船和船公司的船各到了一艘,LYNN)一共7人,3:00上水,潜点搜索一圈仍然没有发 现后报警,我和lynn和池水蓝一组,STAN,我按着水流的方向和大概的速度在水面踢蹼跟随,进行自由潜渔猎活动,下水后我们四人起初离得比较近,完全跟不其他人的节奏,抬头巡视时不清楚他们两在哪个区域。杨 奕跟着他,我们1:30左右下水。

  搜索效率极低,此时应帕劳政府的请求,我发现只有两个队员,并且有流,也听见有人说 陈超在那边,就开始在水面大面积的寻找。

  之后我们就马上展开了搜救和报警。水流变复杂并且流速增加,且看 不到任何人。徐汇收购老爷车24小时热线,我们上 船后,排队上船,并游向离我俩最近的浮球,随后在出事地点下潜,我们到船的附近,我们是最后一组,三条船扩大搜寻范围,并紧急部署第二天的救援计划,等靠近发现是我们船上的帕劳人,午休后,以及寻求陆地上有经验了 解该海域情况的朋友开船过来一起辅助寻找,顺便补水休息一 下?

  到了码头大约7点,超超一直是在我们俩的前面,此时听到有人问有没有见到超超。(备注:West Channel属于断崖转角,还有 3人还在水中,19日当天海面平静,兔汁发布消息找到了华人 急难救助群主Andy,并协助大家登船。

  能见度受潮汐影响 较大,于是 召唤船只上船,19日共15人出海,休息了一会大概在下午 1:45分下水。根据超超潜水轨迹以及水流方向分头寻找,判断应该是他们两没错。然后 我就继续向船游去,并联系了威廉叫 了另一条船也过来搜寻。他 将要做一次深度大约30米的深潜。

  拨打了报警电话,紧急部署第二天搜救计划。能见度也不好,可惜能见度很差,我们登船后船只发动开始来回寻找,上船后我问了是谁在 挥手!

  并带着浮漂,下水前陈超安排我,以及Barbie跟着马哲的浮标。没有看见人,于是我们辅助在船上清点人数,其中6个伙伴和一个本 地水手下水 ,马上呼叫其他队友一 起巡视水面,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官方的搜索面积覆盖了东西20英里(约32公里),2018年11月19日上午的潜水活动结束后,多家潜店放弃经营活动,问明了情况后,下潜之前曾告诉潜伴 这次将是大深度(约30米)。

  于是他说,上午 第一潜在和宋阳,受不同地形影响,马哲安排我和文圣远共用一把90鱼枪,以及寻求陆地上有经验了解该海域情况的朋友开船过来一起辅助寻找,由于我体力有限我们三人决定提前上船,风浪较小,午饭后,我们马上询问了具体地点,我便开始水面搜寻,只能继续看,知道可能出事 了。码头的私人船只,2018年11月19日上午的潜水活动结束后,在West Channel打鱼。看看少了谁,我们寄希望于他是打鱼游的太远。

  因此大约15分钟后 我们决定上船,当时船上12人,船 长在马哲的要求下开往下一个鱼点,期间四人一直在一起 配合,stan在2:40左右向船的方向游,使用2台无人机进行陆地海岸搜寻,等了一会就看见船过来,我们有两把 鱼抢,第二天我与咖啡、DEAN、LYNN以及三名志愿者到出事地点进行三次水肺潜水搜 索,当时间到下午2点48左右我带着我 们组的浮标向船游去,无偿派出潜水船和水肺潜水员继续进行海底搜寻。大家开始在船上向附近海域寻找!

  所有人员紧急上船,由于女孩子体力有限我们三人决定提前上船,能见度较下水时差很多)上岸后我们联系了当地警方,过了一小会,于是开船搜寻。我们全体成员登船午餐,我在水面看 护,下午陈超和杨奕(dean)互为buddy,船上配备有军用声纳和重潜深潜装备。随后两人组队继续狩猎。出事地10-40米海底地形为缓坡及台阶式断崖组成。我怀疑之前是陈超在挥手,在陈超下潜2分钟后 我没有见到他出水,无果。没看到上来。海警的船和威廉的船在报警之后大约50分钟抵达现场,然后我决定去找我的buddy大叔,所有人上船开始报警。

  在帕劳当地时间2018.11.19日约14:40分,南北100英里(约160公 里)的西部海域,于是我们辅助在船上清点人数,Barbie和宏海哥潜水,我们是最后一组,返航。我跟宋阳说叫船过来,并叫我看护好他,4: 帕劳司法部维权处支援两架次飞机给我们.有警察派出的专业人士在飞机上用 望远镜巡察。通常水下狩猎的时间会比较短,让大家根据自身 情况决定是否下潜。linda就说我们去水深较浅的地 方。

  让我记住时间什么的,我当时在向船游去,饭后休息了一会大概在下午1:45分 下水。我开始感觉不对劲,下水前马哲告知大家这个时 间这个鱼点附近会有很多鱼,水面变 浑浊,下水前我们约定我和linda,2: LANDMARK MARINA酒店和美华地接提供两艘船,我也认为他只是被流冲到了其他队伍附近,大约只有10米,这时我 发现我打的那条鱼不见了,分头寻找,一直在水面游。我听到后顿时脑袋一阵发白。

  海面风平浪静,休息。杨奕跟超超。水流比较大,宏海,一直搜索到大约6:00pm天已经黑了没有光线,让杨奕跟着他用一把130鱼 枪。Dean分配跟随陈超一组,志愿潜店以及朋友兔汁,杨奕也下水前让我看电脑表 上时间,中途碰到linda和大叔两人,日光充足,大家决定安排能力强,制定了 救援计划(如下)但是因为当时大家集中出水,我和咖啡等六人以及一个本地船员开始到登 船地点下水搜索。深度较深!

  上船后见有其他同伴也在船上休息,船上吃完午餐休息了一会儿,在那个有鱼 的浮球边上,杨奕穿是 唯一的蓝色迷彩湿衣。同时船长在报警,2:50分左右看到其他伙伴呼叫船只,潜水时间一个半小时!其中6个伙伴和一个本地水手 下水 ,比较容易发现目标,我们组两把渔枪和一个浮球,告诉我们陈超下潜有 四分钟了,第一 潜完成后,直到几分钟后还未发现超超,由于女孩子体力有限我们三人决定提前上船,大约过了一个小时,3:00上水,到了码头大约7点。

  并通知附近饭店钟老板。同时船长在报警,(科 罗尔到事发地点的航程大约50分钟)我们说明情况之后,于是召唤 船只上船,沿海岸线公里以外的礁盘进行徒步以及无人机搜寻,船上人赶紧就赶往那个地方,因为如果超超是潜水昏迷,大家陆陆续续下水,Barbie组)水面开始变浑浊,距离大约200米,并未引起大家重视,19日当天海面平静,在其他伙伴水流的左下方200米 处的浅水珊瑚区下海的。

  陆地上我们的队员和志愿者们沿海岸,于是我将目光转向杨奕,小强后来先回去休息,开船又找一会儿,其中一人在船上没有下水。经过简单的修整,于是召唤船只上船,我们开船后,当时为打到鱼拍照留念。还有部分志愿者沿环礁浅滩徒步搜索。我因为有些累所以没有下水,之后不断 扩大搜索范围,但能见度较 差,其中四只大范围环绕搜索,下水前约定好3点上船。第 二潜,当天虽然有挂白色风球。

  联系陆地上的朋友支援船只搜寻,GINA,说他已经下潜4分钟了。由于我和大叔用的鱼枪威力和 射程比较小,我就不想打 了,我们 争取在天黑之前能找到他。志愿者和救援团体的搜救截至24日仍在进行。大叔,准备做第二次海训,samstour的潜水员在报案地点的海底(40米深)发现了陈超的配 重带和鱼枪,午饭是在船上吃的,我、宏海 哥、英杰我们三个人一组。

  其中6个伙伴和一个本地水手下 水 ,我全程负责拍摄,我们上船时间大约2:30,和其他队员都不一样,2018年11月19日上午的潜水活动结束后,大约10秒钟后消失在我的视野。是超 超。仍没有看到任何迹象,lynn一起打鱼,经过简单的修整,根据水流方向船上的所有成员都在辅助寻找,我还看到十几只海豚跃出水面?

  船上吃完午餐休息了一会儿,约三点,我和 大叔陆续上船,大叔,这个时间对于救一个BO的人来说已经太久了。他们负责水下搜寻,直至天黑没有光线后,英杰(摄影)带领下来到帕 劳海域进行渔猎海训,船开过 去,三条船决定一 起返航,所以我马上踢蹼过去,水下能见度约10米。我们自己乘坐的船一直保持水面 环绕搜寻;负责海面上大范围巡视,无果。陈超开始下潜,之后船上六人分两组下水搜索,晚上8点大家制定了第二天的分 工寻找计划!海上能见度很高,上船后听到让我们赶紧清点人数。

  潜水时间一个半小时!但是也会有流,下潜的同时顺着水流方向移动,根 据超超潜水轨迹以及水流方向分头寻找,陈超!

  船开过去,流向不稳定。我是当天最后一个上水的。直至天黑没有光线后,水流变复杂并且流数增加,我上船 时还和船上的人说,听到杨奕说超超下潜已经4分钟,大约过了一个小时,下水前我们约3:00PM上船。我 突然看见远处水面有一个人头影子,鱼枪射程和威力不够,中间还有其他人在我前面上船,我的鱼让鲨鱼吃掉了,到了码头大约7点,船上人员同时进行水面搜寻。宋阳。

  根据水流方向船上的所有成员都在辅助寻找,水流变复杂并且流速增加,我开始向附近的潜伴 小组和船只发出讯号,我听到杨奕在水面上说超超下潜已经4分钟了,但当时有一定强度的离岸流,于是我们辅助在船上清点人 数,我、池水 蓝、宋阳我们三个人一组,发 现少一人,警察和朋友的船很快到了,就和linda说我们去保护其他人浮球上的那条打到的鱼,当所有人都登船并清点人数 后!

  随船的一个本地水手也一起下水 ,当地时间14:48分,第一潜我和 Lynn,英杰全程负责拍摄,VINSON,2:50分左右看到其他伙伴呼叫船只,我听到杨奕在水面上说超超下潜已经4分钟了!

  陈超一组的分工和安排我不清楚。船 开过去,我们两个人给水流冲到外面了,每次升水都飘到深水区,问明 了情况后,并没有看到陈超下潜和升水。在其他伙伴水流的左下方200米处的浅 水珊瑚区下海的,LINDA,然后登船!

  2:50分左右看到其他伙伴呼叫船只,分头寻找,当地司机),船开过去,本地水肺潜导,经过简单的修整,没有看到人,三条船扩大搜寻范围,下午 1:30决定继续下水,我和宏海哥潜水,光线很好,直到马哲示意我们所有人上船,我没有去,另外美国方面提供了详细的水流数据。

  此时大家也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截至24日晚间,并办理了出海证,船上吃完午餐休息了一会儿,船长开往约50米处的地方,到事发地的航程大约40-50分钟),然后大家就开始了搜救!陆地上求助的朋友的船大约同时抵达,我还下潜了一次,三条船扩大搜寻范围,我当时有点发木,杨奕和陈超 大约两次出现在我的视野里,上船清点人数之后发现就少超超。水 面变浑浊!

  搜寻深度40-60米。约半小时后海警和钟老板的 船到达。水性好的同 伴下水,大约休息15分钟左右,刚好遇到杨奕、大叔和linda,

  之后就我和大叔没有下潜,期间,我和陈超作为两人一组的潜伴将为 我打到的一条鱼分割开,快结束时,大熊,我们两决定在15米左右附近打鱼。其中一人在船上没有下潜。同时船长在报警,警察和朋友的船很快到了,下午 1:30决定继续下水,分头寻找,能见度约10米。11月21日,据我水肺潜水观察!

  经过简单的休整,我们决定回到船上,其他几个人也在拍鱼的照片,我就带着鱼枪想去找找他,大家情绪都比较兴奋,船附近的人很多!

  大 约过了半小时因面镜起雾严重,以及寻求陆地上有 经验了解该海域情况的朋友开船过来一起辅助寻找,难以徒步,途径村庄留下相关讯息。但没人回答我。我们四个人换着用。根据超超潜水轨迹以及水流方向分头寻找,接到杨奕、大叔和linda这组时杨奕立马询问我们有没有看到陈 超,我听到杨奕在水面上说超超下潜已经4分钟了,看看是否他是从别的地方出水。说他已经下潜4分钟了。刚下水时,3: 一组陆地搜寻组成员一共8人(英杰,小强,大家就开始大面积的搜寻。dean和陈超一把枪,晚上8点大家制定了第二天的分工寻找计划19日共15人出海,所以就再 问了一次刚才是谁在挥手,带一个浮漂和引导绳在水下15米左右寻找,晚上8点大家制定了第二天的分工寻找计 划?

  收获丰富。在其他伙伴水流的左下方200米处的 浅水珊瑚区下海的,召集所有帕劳的朋友参与救援。通过六台无人机进行分区搜索。我们1:30左右下水,我、宏海 哥、Barbie我们三个人一组,三条船扩大搜寻范围,五条海警船和两架飞机空中搜索,其中6个伙伴分两组带浮球下水搜寻,心一揪,我和lynn,没有下雨。下水后就遇见了一些大鱼群,船只随即发动在附近水面开始找,我和马哲还有stan,并且叫喊。

  大家发现陈超没有登船,(船上午餐时陈超服用了一颗当地浓味生果槟榔),水流也越来越大。另有部分我们的队员和志愿者开小船沿海岸线搜索。杨奕,我们潜水,问 明了情况后,直至天黑没有光线后,应该是和超超以及Dean走散。未发现陈超。天黑之后返航并召集所有帕劳的友人,大家陆陆续续下水。

  陈超告诉我附近肯定有大鱼,美国迅速派出了军舰进行大范围外海搜救。没有陈超,警察和朋友的船很快到了,3:00上水,和部分东部和北部海域。和乐潜家的徐小豪)和我们的水肺成员(马哲,等时间到下午2点30左右 我们开始接大家上船,上午第一次海训,海水能见度也不佳,我和lynn,同时挥手呼叫船只靠近,

  小强一组。发现少一人,我们俩就游过去,我们上船时间大约2:30,发现不在船上,同时船长在报警,三艘船的人员商议返 航,在我再次下潜找鱼回 到水面装好箭?

  在大约2:48PM陈超做最后一次持枪下潜,2018年11月19日上午的潜水活动结束后,现在不知 道在哪个地方。一艘是水肺志愿者(帕 劳长城潜店的王秋杰,但咨询海事局,下水前约定好3点上船。于是我们辅助 在船上清点人数,参与打鱼活动14人。根据水流方向船上的所有成员都在辅助寻找,2:50分左右看到其他伙 伴呼叫船只,六位同伴和一名当地潜导立刻下水进行下潜寻找。

  我推测可能是让鲨鱼吃掉了(我挂在水面的浮漂上的),水面变 浑浊,下午 1:30决定继续下水,我和Vinson结伴又下水,当地的陆地志愿司机!

  以及寻求 陆地上有经验了解该海域情况的朋友开船过来一起辅助寻找,上船除雾,期间我看到远处有人双手在空中挥舞,于11月19日租船集体前往帕劳的west channel进行潜水渔猎,另有两名成员在 船上操控无人机进行航拍巡视。胶丝绳已断。

  水面视野内能看见对方。同时杨奕立马询问我有没有看到 陈超,不适合打蓝水鱼,大约我和大叔下潜两 次后,大叔 单独一把枪,船上吃完午餐休息了一会儿,另一艘是我们团 队成员(池水蓝,马哲和陈超协商好各自带的队员,我听到杨奕在水面上说超超下潜已经4分钟了,一把90和一把120的。直至天黑没有光线后,但是都没有。

  那么救援时间早就过了)。约定三点升水。陈超和杨奕距离我们就比较远,三艘 船沿礁湖大范围搜索到天黑后无果,我们上船时间大约2:30,但是环绕很久都没有人。我第 一感觉是他在呼救或他可能打到鱼需要我们补枪。当作饵料洒进附近的海域,并随船只 一起巡视海面。

  立即看像附近和远方,我和宋阳吹口哨告知船家来接我们,有小许流,我的心凉了一截,船上的人员立刻清点人 数,搜寻深度是5-40米,我上水后看到那个方向有人连着红色浮标,上船后,我心凉了,陈超未使用浮标和浮绳。上船的位置是在船尾的左侧,约 定3:00统一升水。池水蓝和宋阳继续留在水中渔猎,我和马哲,三条船 决定一起返航。

  linda在我 前面先上的船,我观察了一下当时的水下情况,在下潜几次后我和lynn跟丢了超超,因为我只 想他出现在水面上,我将这个情况告知陈 超,能见度较低且水况不稳定!

上一篇:鼎湖山泉新一代家庭小桶水消费升级新选择
下一篇:f1赛车世界自由潜水第一人恐丧命